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考古探秘

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

2018-03-14 17:19:05 来源: 网络 作者:
摘要: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  秦汉栎阳城是2001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据文献记载,栎阳城在秦献公孝公时期、秦末楚汉相争之际塞王司马歇、汉初刘邦都曾以之为都城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

  秦汉栎阳城是2001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据文献记载,栎阳城在秦献公孝公时期、秦末楚汉相争之际塞王司马歇、汉初刘邦都曾以之为都城,是西安附近秦咸阳、汉长安外的第三座秦汉都城。此外,在高祖七年“长乐宫成,自栎阳徒长安”后,汉太上皇仍居栎阳,死后并葬于栎阳,置万年县以奉陵寝,是汉王朝的第一个帝陵和陵邑。

  1963年1月,今属阎良时属临潼的武屯街道关庄大队,在村南取土中发现1口用瓦片封堵的铜釜,内置金饼8枚。以此为契机,1964年7月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派田醒农、雒忠如等先生对栎阳城开展了15天的考古调查与勘探。1980年4月-1981年12月,在刘庆柱、李毓芳先生的带领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栎阳发掘队,对栎阳城遗址开展了系统的考古勘探与发掘,确定了栎阳城遗址的南墙、西墙,并在城中发现大量建筑遗址及道路,但因地下水位甚高,未发现北墙、东墙。

  2013年,为进一步确定栎阳城遗址保护范围,为栎阳城保护规划的制订提供科学资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联合组成的阿房宫与上林苑考古队重启栎阳考古。五年来,在精确测量和考古地理信息系统的支撑下,通过大范围勘探和小规模试掘的方式,先后确定了一号、二号、三号等三座古城,并在三号古城内试掘确定了多座大型宫殿建筑,确定三号古城的时代为战国中期至西汉前期,即文献所载的秦至汉初栎阳。

  一号、二号古城

  考古队复探了1980-1981年考古勘探的南墙、西墙,并在局部地段发现了城址北墙,编号我“一号古城”。勘探初步确定,城址南北约2430米,东墙暂未发现,据现有资料,城址东西至少约1900米左右。据发掘资料,一号古城为秦汉时期。

  在寻找一号古城东墙过程中,在一号古城东北发现东西墙基,向东延伸至石川河边北折后被石川河冲断,东西长约3100米左右。在其西端发现南北向墙基,向北延伸到石川河岸,南北长约3800米左右,编号为“二号古城”。2013年,对新勘探发现的二号古城西墙、南墙进行解剖。在西墙墙基中出土五铢铜钱,确定二号古城的上限不早于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并在南墙解剖中,发现城南环城路被新莽墓葬破坏,表明城址的大体废弃时间不晚于汉末新莽时期。

栎阳城遗址三号古城2017年发掘遗迹

四号建筑遗址

栎阳遗址三号古城三号建筑遗址(上北下南)

四号建筑北侧院落内大型灶址(由西北向东南)

  三号古城

  在勘探二号古城西墙过程中,在二号古城西墙向西约1500米左右发现分布有较大面积的夯土遗存,编号为“三号古城”。目前已勘探发现前后两期北墙、西墙,其中前期北墙已探东西长约440、西墙南北长约180米左右,后期北墙已勘探东西长约105、西墙南北长约200米。目前,南墙、东墙尚未发现。

  在北墙以南、西墙以东,勘探发现了由南向北编号为一号至四号建筑的四个大型夯土建筑台基。其中一号建筑位于南侧,规模最大,勘探东西长约67.5、南北宽约23米;一号建筑向北约18米为二号建筑,其勘探东西长41、南北宽约11米,东部有通过廊道等建筑与一号建筑连接;二号建筑向北约18米为三号建筑,其勘探东西长约56.6、南北宽约12米,向南通过廊道与二号建筑连接;三号建筑向北30.5米为四号建筑,其勘探东西长约34.5、南北宽约10米。在四号建筑西侧4.7米发现五号建筑,勘探东西长约23.5、南北宽约13.5米。

  在一号建筑向南约67米,勘探发现一东西105、南北约100米的近方形院落。该院落东、北、西侧均为宽10米左右的廊房,北侧廊房中间有宽约5.6米门道,南侧中间门道宽约7.3米,两侧为边长14米左右的近方形夯土台基,分别通过宽约2米左右围墙与东西廊房连接。院内未勘探发现建筑遗存。

  在勘探寻找三号古城南部范围的过程中,在前述大型院落向南170米左右,在东西约520、南北约410米范围内勘探发现较连续的红烧土和瓦砾分布区。进一步勘探显示,在该区中部存在四条南北向的东西宽约3-4、南北最长约406米的大型沟渠,将该区域做出一定的区域划分。经2016、2017年试掘,初步确定该区域为手工业生产区。

  为确定三号古城内勘探遗存的时代、形制与性质,从2014年春开始,考古队陆续对相关遗存进行试掘。受遗址区密布蔬菜大棚的限制,试掘以探沟为主、探方为辅而展开。试掘确定,一号建筑南北宽约22.3、二号建筑南北宽约11米,夯土台基均保存较好,残高约0.5-0.8米左右,台基外立面局部保留白灰墙皮。

  考古队清理确定,三号建筑夯土台基西部设一东西宽4.8、南北长5.6、深约0.9-1.1米的地下建筑,向南经一东西宽0.9、南北长约3.3米过道与台基外联通。三号建筑通过宽约3.3米廊道向南与二号建筑连接,廊道北端西侧设空心砖踏步,空心砖南北长1.38、东西宽0.36、露出地表0.16米。

  考古清理确定,四号建筑为东西向排房式建筑,在已清理的三个房间中,西部房间为浴室,其室内东西面阔2.6、南北进深3.6米,其东北角为一四壁贴砖的东西宽1.43、南北长1.73、深约0.7米的地漏,底部中间设直径约0.8米的圆形陶地漏,下设渗井,该室内地面原铺地板。中部房间东西面阔4.2、南北进深3.6米,屋内东北角设壁炉。东部房间东西清理面阔6.9、南北进深4.6米,北墙西部、东部各辟一门。

  在四号建筑西侧清理了五号建筑的东部5个房间,其中在南侧、北侧房间内分别发现了为浴室排水的大型地漏,房间地面铺砖、墙壁贴砖。此外,在五号建筑南侧还发现了预设于台基下的与浴室地漏相连的排水管道和渗井设施。

  在四号建筑北侧清理六号建筑局部,并在其台基上清理了各一个灶和疑似厕缸的遗存。在六号建筑西侧,清理了两两成对的四个大灶,其中Z28东西通长3.86米,操作坑呈斜坡状,东西长1.67、南北宽1.28米,火塘直径0.85、深约0.48米、烟道长约1米左右,推测这里应是与御膳房有关的附属设施。

五号建筑遗址正射影像(上北下南)

五号建筑东北间内地漏(由南向北)

五号建筑F4内浴室(由西向东)

巨型筒瓦

“栎阳”、“宫”陶文

  时代与性质

  在三号古城试掘中,出土了大量内饰麻点外饰细绳纹、中绳纹的筒瓦、弧形板瓦、槽型板瓦,和素面瓦当、动物纹瓦当、云纹瓦当等建筑材料,其时代特征明显,与秦雍城、秦咸阳城、秦汉上林苑、汉长安城遗址同类遗物形制、纹饰相近,显示其上承雍城,下接秦咸阳,并延续到西汉前期。在清理中不仅出土可拼对基本完整的长73、最大径63厘米的巨型筒瓦,还发现多个与辽宁碣石宫遗址B型大瓦当纹饰相近的瓦当残片。

  从三号古城中清理的情况看,三号建筑的半地下室建筑、四号建筑的浴室、壁炉、三号建筑的空心砖踏步、巨型筒瓦、瓦当等指标性遗迹遗物,均共同将三号古城试掘发现的夯土遗存指向秦最高等级的宫殿建筑。而发掘出土器物上的“栎阳”、“宫”的刻划文字和大量的“栎市”陶文,则明确表明该遗址所在即为文献所载栎阳。即,从考古发现看,三号古城建筑上限不早于战国中期,与文献所载秦献公、孝公建都栎阳的时间吻合,应为战国秦都栎阳所在。从城址延续到西汉前期看,其亦应是秦末汉初项羽所封三秦之一塞王司马歇之都,并为汉初之都栎阳的所在。

  据文献记载,秦人之都先栎阳而后咸阳,因此在三号古城中发现的诸如宫殿建筑中的半地下建筑、浴室、壁炉等等的设施,以及空心砖踏步、巨型筒瓦、瓦当等等遗物,就成为目前为止的最早发现。顾炎武曾云“两千年之制秦制也”,从栎阳考古的相关发现看,秦汉建筑制度上,过去习知的很多秦汉之制,均应始于栎阳。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